www.hong2y.net www.hong18.org www.hong500.net
最新消息:2017年新款吹气料塑料凉拖鞋批发已经开始了,2017年对于安友客拖鞋来讲是一个全新的一年.有很多重大举措即将付诸实施,包括准备了三年多的公开对外招募加盟商和连锁专卖店等也即将与大家见面。

【ayook拖鞋厂】目前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

2015 拖鞋大王 9019浏览 0评论
拖鞋 凉拖鞋 棉拖鞋 棉鞋 凉鞋 童鞋批发网

拖鞋 凉拖鞋 棉拖鞋 棉鞋 凉鞋 童鞋批发网

学生潮水般涌向小区,瞬间消失

送走孩子后,42岁的王兰才得以稍微喘口气

高考工厂

在毛坦厂镇采访两天,最大的感受是,这里就像一个“高考工厂”,毛坦厂中学就像一台高考机器,全省各地的二三流学生,送到这台机器上加工,加工流程模式化,因此才有8725人参加高考,6900人达本科线的产品出炉。

“望子成龙”的家长看中的就是这台机器,花钱不要紧,只要能将孩子锻造出来。

在这座工厂里,学生犹如一个个毛坯,必须遵守学校的法则,学习、看书,一天16个小时以上,不能迟到,不能早退,不能有手机,不能上网,否则就会检讨,严重者将被开除,数万元的学费也将付诸东流。无论你原来多么调皮,也会被磨去棱角。

这座小镇非常热爱这个工厂,没有污染,还可以带来巨大财富。在应试教育的体制下,这个工厂会永不停息,财源滚滚。

午夜,小镇再次安静下来,只有个别窗户里还亮着灯。5个小时后,毛坦厂镇将迎来新的黎明,这些学生会迎来新的明天吗?

学生带活了整个小镇的经济。每天放学,学校附近的小饭店学生云集

72岁的陈国英老人陪3个孙子读书,仅仅房租一年下来就要2.1万元

畸形的小镇经济

家长的作息围绕着学生转,毛坦厂镇街头的商店、小吃店等也是如此。

每天凌晨学生上学时,学校周围的小吃店就开张;学生上课时,整个镇子迅速冷清下来;中午放学时,学校周边的商店、小吃店达到了火爆程度;晚上22:50,晚自习结束,学校附近再次热闹起来……为了吸引学生,一些商店干脆起名叫“状元店”,甚至通向学校的路都改称“学府路”。

与此同时,早晨的菜市场也成为家长抢购的战场,猪肉15元/斤,西红柿3.5元/斤,牛肉24元/斤……价格比几公里外的另一个小镇高出一截。在家长眼中,高价已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能不能买到,去晚了的偶尔还会空手而归。

在毛坦厂镇,最贵莫过于房租,短短几年翻了数倍。

42岁的阮为军是西门小区一栋200平方米小楼的主人,2008年刚买时,仅值25万,由于距学校较远,房租并不高。然而2010年学校西门打开后,几乎一夜之间,这里的房租暴涨。现在他家租住的陪读户有8户,租金最贵的一学期4500元,最便宜的一学期2500元(面积只有5平方米),一年的租金总收入超过五万。

“这还不算多的呢,前面一户人家陪读户有38户,价格最贵的一学期8000元,”一位家长说,“据说下学期还要涨。”

整个镇子经济来源大部分都来自于教育,这一点得到毛坦厂中学校办奚主任的认可。不妨算一算,一个外来学生加上陪读家长,房租和生活费一年要花近三万元,8000个家庭,对小镇来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数字。很多外出务工人员都回来了,还有一些居民自己出去住,将房子全部租给学生。

大别山脉的小山坳,偏僻得地图上都难以找到的地方有着那样一所神一样的中学:安徽毛坦厂中学。这个小镇不断演绎着“神话”:2010年,毛坦厂中学高考本科以上达线人数6039人;2011年8725人参加高考,本科达线6900人。这是目前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堪称“批量生产”。

高考的余温还在,但是全国所有的中学,都被一所中学的风头盖过。今年的6月5日,大别山深处的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迎来一年一度的“送考节”,警车开道,70辆大巴护送考生赴考,数万家长十里相送,场面十分壮观。在网上,除了送考场面外,毛坦厂中学撕书狂欢,放飞孔明灯场面,也让人叹为观止。

送考

6月5日,一年一度的毛坦厂镇“送考节”到来,70辆大巴车护送毛坦厂中学考生安全赴考。当日,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毛坦厂中学租用70辆大巴车以及来自各地家长自发组织的千辆私家车聚集在此,为考生送行、助威。中央电视台也对毛坦厂的“万人送考行”十分关注,昨天一早央视进行航拍,记录送考盛况。

撕书

6月4日,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毛坦厂中学高三毕业班学生“撕书狂欢”,漫天纸屑飞雪一般落满地。虽然全国各地的高三都有撕书扔试卷的传统,并将这一场面叫做“飞机节”。但是没有一所中学的场面可以跟毛坦厂中学相比,因为毛坦厂中学高三学生有1万多人,可以说是全国最壮观的“飞机节”。

孔明灯

前天晚上,毛坦厂中学的高三学生赶到操场上,几乎人手一只孔明灯。学生们在孔明灯上写下心愿,向天空放飞希望,万只孔明灯映红了小镇上空。预祝高考金榜提名。据了解,近两年该校高三学生都会在高考前放飞孔明灯祈福。送考、撕书的场面惊人,放飞孔明灯的场面也让网友叹为观止。

下面让我们一起走进这所神一样的中学——安徽省六安市毛坦厂镇毛坦厂中学

 

背景资料

大别山深处的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被誉为亚洲规模最大的中学,2013年度高考人数已达到11000人。往日人们对毛坦厂的记忆,仅仅是曾经的红色根据地。而现在,这个小镇不断演绎着“高考神话”。今年来毛坦厂镇求学的学生和陪读家长超过2万人。有人说,高考,是这个仅有三条主要街道的小镇存在的意义。

“6月5日送考这天,一百多辆大客车送行,女生必须坐在第一辆车,否则男生会将大家‘难住’。如果年份巧的话,属马的学生必须乘坐第一辆车,不巧的话第一辆车的司机必须属马,这样才能‘马到成功’……”在安徽六安毛坦厂镇,这是连小孩子都知道的事情。

毛坦厂镇地处大别山脉的一个小山坳,偏僻得地图上都难以找到。往日,人们对毛坦厂的记忆,仅仅是曾经的红色根据地。而现在,这个山坳里的小镇不断演绎着“神话”:2010年,毛坦厂中学高考本科以上达线人数6039人;2011年8725人参加高考,本科达线6900人……今年,慕名前来求学的学生和陪读的家长超过两万人,全镇主要经济来源来自于学校,毛坦厂已经成为名副其实的“高考镇”。

来自合肥的高大姐租住的地方距离学校仅一条马路之隔。午饭忙好后她站在窗户前就可以看到儿子放学。尽管房租很贵,但她觉得这样可以为孩子节约更多时间

嘘!别出声。孩子在午睡

2012年5月30日,记者来到毛坦厂镇。该镇不大,由3条主要街道构成,看上去并无异处。午饭后,整个镇子突然安静下来,毛坦厂中学东门附近的小区更是变得死一般寂静,半小时前潮水般涌出校门的学生们消失了。

“嘘……”记者刚刚踏进一栋两层红砖小楼,还没有说话,正在门口做十字绣的金世萍大姐立即作出手势,让记者别出声。“楼上楼下孩子们都在睡觉,声音小一点!”

今年48岁的金世萍来自几十公里外的六安施家桥,在毛坦厂已经陪读3年。金世萍有两个孩子,女儿已经在念大学,儿子几天后参加高考。“终于熬出头了,这3年压力太大了,我的头发都白了。”

金世萍和儿子住在一间不到十平米的房子里。整栋小楼总共住了8个陪读家庭,楼上3家,楼下2家,楼后3家。金世萍说,孩子们中午都要午睡,从中午12:20至下午14:00,不仅陪读家长不说话,连房东乃至来客都知道,尽量别讲话。

一间教室150人以上,显得十分拥挤

10:30开始是家长们最忙碌的时候,一个小厨房里聚集着十几个家长,油烟常常呛得人透不过气来

一个学生的作息时间

中午的教学楼极安静。复读生所在的综合楼里,个别学生在教室里看书,实在困了就伏桌休息一下。教室很大,150个左右的座位,高俊所在的班级有160多个学生,整栋综合楼中有40个这样的班级。

19岁的高俊来自六安市区,去年高考考了470分未能上大学,今年选择到毛坦厂中学复读。这一年他最大的感受是,在这里不是读书而是磨炼,与曾经上学的高中有天壤之别。“每天都有在夹缝里读书的感觉,”高俊说,“你看看教室和走廊墙上贴的决心书、挑战书,还有检讨书,就可以知道。我如果不是参加过一次高考,可能会疯掉……”

5:30起床、吃早饭;6:30-11:30自习、上课;11:30-14:30午饭、午休;14:30-17:30上课或自习;17:30-18:00晚饭;18:00-22:50晚自习……这是所有毛坦厂在校生的公共作息时间。夜里22:50放学,回到出租房里洗澡,再看一会书,睡觉时已经凌晨1点多,有的则更晚。一晚基本上只能睡3到4小时。

“在这样压迫的环境里,逼你去学习,每次考试都会排名,班级排,学校排。甚至你退步了多少名都要张榜公布,学校每次都要根据你的成绩模拟发榜,一本二本三本,将你归在对应的榜单下。”

临近考试,校门口最多的就是高考房出租信息

西门小区云集着千余户陪读家庭,小区停放的车辆80%来自外地,房租最高攀升到一学期8000元,据说还要涨

八千多家庭驻镇陪读

下午14:10,孩子离开出租房后,俞咏梅和丈夫王雷周守在十几平方米的房间里聊天。聊得最多的还是孩子。

45岁的俞咏梅,去年9月陪着孩子从合肥来到毛坦厂镇,开始了陪读生活,春节后丈夫也来到这里。就这样,一家三口离开城市,放下手中的生意,寄居在毛坦厂。

“一切围绕孩子转!”俞咏梅说,她和丈夫每天比孩子早起半个小时,晚睡半个小时。尽管陪读仅是买菜、烧饭、洗衣等家务,但压力比孩子还要大。“十几个家长寄居在一栋楼里,几乎每天都会聊起孩子的学习成绩。”俞咏梅说,孩子在毛坦厂中学待了两个学期,但学习成绩似乎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好。

“还不能算经济账,你别看这房间只有十几个平方米,租金一学期4000元,一学年8000元,还有学费3万,生活费等,一年下来算算得8万多。”俞咏梅说,没有一定经济基础肯定承受不了。“但为了孩子,又能怎样?”

俞咏梅说,她和丈夫居住的这个西门小区,数百户居民家里寄居的全部是复读生陪读家庭,仅从合肥过来的差不多就有一千多户。

据记者了解,如果将来自于合肥、阜阳、滁州、安庆、淮南、宿州等地的陪读家长全加在一起,包括应届生和高一高二的,总数超过八千户。几乎所有家长的作息都是围绕学生的作息转。也因为家长的到来,让这里的外来人口数量远远超过了本镇居民。

 

转载请注明:凉拖鞋_棉鞋品牌_雪地靴_帆布鞋批发_浙江鞋厂 » 【ayook拖鞋厂】目前亚洲最大的高考工厂-安徽六安毛坦厂中学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您必须 登录 才能发表评论!